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社會趣聞

一次偶然的交通違法 小伙找到了失散26年親生父母

飛機在濟南落地,她從人群中走出,一眼就認出穿著黑色羽絨馬甲的兒子。

從2歲走失,到如今的重逢,整整26年,母子終于再見面,見證人是濟南的民警們。

見到失散26年的兒子,趙女士抑制不住內心的情感,泣不成聲。通訊員郝鑫城攝

26年前,2歲的張瞳(化名)走失,盡管父母發瘋似的尋找,但孩子杳無音訊。

26年后,一次偶然的交通違法行為,張瞳的血樣被濟南警方采集,其DNA與數據庫中貴陽一對夫婦匹配。

就這樣,一場跨越9000多天、上千公里的家人重逢在濟南實現。

11月25日,市中分局民警將小張及其父母三人的血樣送到濟南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進行DNA鑒定。檢測結果顯示,三人有血緣關系。通訊員郝鑫城攝

命運的齒輪從1993年開始轉動。

一個尋常的午后,家住貴陽的趙晨(化名)正忙著招呼來家的親戚,2歲半的張瞳跟著父親孔順(化名)到樓下玩耍。

因為是在自家門口,孔順放松了警惕,任由兒子在一邊玩耍,自己卻在樓下看棋局入了迷。

半個小時后,孔順從“兵荒馬亂”的棋局中回過神來,到家后卻不見兒子身影。“當時孩子在樓下騎單車,孩子爸爸就在樹底下看別人下象棋,他爸爸叫他回家,也看著孩子往家里走了,但直到他爸回來,孩子也沒回來。”趙晨說。

夫妻倆意識到孩子可能走丟了。那天傍晚下起了大雨,丟了孩子的夫妻倆發瘋一般地四處尋找,報警之后又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卻還是沒有找到。

孩子丟了之后的那幾年,趙晨說她“死”了很多次,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

“后來有人勸我說,如果把孩子找回來,我這樣瘋瘋癲癲的也不行。”趙晨說,后來她就開始注意自己的身體,重新振作了起來。

每年,趙晨夫妻倆都會在尋子網站上參與尋親,一次次去現場換回的是一次次失望。

“但我還是會祈禱,我一直堅信我的孩子會沒事的。”五年后,趙晨和丈夫又有了一個兒子,但夫妻倆從沒有一刻停止思念走失的兒子,也一直通過各種方式尋找。

正當趙晨以為尋子的日子將無限期地延長下去時,一通電話燃起了新的希望。

電話一頭是濟南市市中分局刑警大隊綜合科民警李娟,她告訴趙晨,她的孩子很可能找到了。

“剛開始她并不相信,說不清楚‘我們是哪里人’等等。”李娟說。原來,趙晨在找尋孩子期間被騙過很多次。趙晨說,“有壞人利用找到孩子這種消息騙我的錢,所以當天濟南警方打電話給我,我還以為他們是騙子。”隨后,經過貴陽警方的證實,趙晨這才打消了顧慮。

這一次,還要從一起發生在濟南的交通違法行為說起。濟南市市中分局刑警大隊技術中隊民警李司超介紹,不久前,市中交警在處理一起交通違法行為時,將當事人移交給市中警方,依據相關規定,警方立即對當事人采集了血液樣本,并進行了預處理。

提取血樣后,市中警方按照規定將血樣送交市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進行檢驗。“接到市中分局提取的生物檢材后,刑科所立即進行了檢測,同時錄入公安部數據庫,這時候有了意外發現,與貴陽市一對夫婦的血樣比中。”濟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民警田玉萍說。

田玉萍解釋說,“經過我們調查了解,這對夫婦多年前丟失了自己的孩子,我們初步認定,男子就是他們多年前丟失的孩子。”

隨后,市中警方聯系到貴陽警方,在警方協助下聯系了張瞳的親生母親趙晨。

當得知該男子很可能是貴陽夫妻走失多年的孩子時,民警李娟很激動。出于慎重,在撥通趙晨電話后,李娟冷靜且細致地詢問了當年孩子走失的情況,以及他們二胎兒子的相關信息。通過人像比對,張瞳與趙晨的相似度達到了80%以上。

按照規定,警方還要對趙晨夫婦和張瞳的血樣進行復核,最終才能確定為親子關系。雖然還要做復核檢驗,但李娟由衷地期盼著最終的結果。也就從這一刻起,李娟的手機就成了趙晨的熱線電話。接下來的幾天,趙晨一天能打給李娟近20個電話,電話里有想馬上趕到濟南的沖動,有立即知道兒子近況的迫切,有兒子萬一不想認她的擔憂,還有不想打擾兒子平靜生活的糾結……

體諒到趙晨復雜的心情,同時考慮到張瞳對這件事的接受程度,李娟耐心安撫著趙晨,幫她穩定情緒、冷靜處理,同時也將此事慢慢告訴了張瞳。

親緣就是有著神奇的力量,張瞳雖然明顯沒有心理準備,但仍然接納了趙晨,雙方加了微信,并且商定了在濟南相見的時間。

張瞳說,從有印象開始,他就跟著養父母在濟南生活,養父母是南方人,十幾歲時跟著他們回老家的時候,親戚無意間提起過,張瞳不是他們親生的。

“我的養父母待我視如己出,我們感情很好。雖然我知道自己不是他們的親生兒子,但從沒有當面說起過這件事。”張瞳說,他想要見到親生母親,解開自己的心結。

11月19日早上,濟南機場。李娟站在機場出口,不停地向里張望。民警們在等待一趟貴陽至濟南的航班。

張瞳則顯得很緊張。他不停地搓著雙手,挪動著步子,眼神里像是有千言萬語,想說,卻不知從何說起。

上午9點半,李娟的電話響了,“喂,趙女士,您下飛機了嗎?穿黑色羽絨服?好的!”所有人都望向了門口,幾分鐘的等待時間,卻仿佛特別漫長。

匆忙的客流中,一名女子走了出來,看到李娟,她一步上前握住她的手,眼神里滿滿的激動和感謝,卻哽咽到幾乎說不出話來。民警順手把張瞳推上前。

趙晨愣住了,像是穿越回了26年前,端詳著兒子的臉。“媽媽好想你啊!”她一把抱住了兒子,成串的淚珠順著臉頰往下淌。

按照程序,民警對趙晨和張瞳進行了二次抽血檢驗。12月4日,濟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出具了鑒定結果,趙晨夫婦二人與張瞳確系親子關系。

李娟第一時間通知了見面后又回貴陽的趙晨,她在電話里興奮地表示,要在家里“擺酒”,告訴所有親朋好友這個好消息。

如今見到了親生母親,張瞳的心情既激動又復雜。而趙晨則表示,自己不會打擾孩子現在的生活,能找到孩子她就滿足了。

與此同時,警方也提醒,如果孩子走失,要第一時間報警,協助警方采集父母的DNA血樣,警方會將血樣及時輸入DNA數據庫進行不間斷比對。

這是一段來自民警楊晨跟趙晨的對話。

民警:“想過有一天還能見到兒子嗎?”

趙晨:“本來我已經絕望了,身體也垮了,真覺得活不下去了。可是想到也許有一天還能再見到兒子呢,這個希望支撐著自己活下去。”

民警:“接到濟南市中警方的電話,第一反應是什么?”

趙晨:“李娟警官打電話給我時,我完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后來她耐心地一點點給我解釋,我才像醒過來一樣,明白我的兒子找到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感謝警方!這根本是用語言無法表達的。”

民警:“張瞳的弟弟想哥哥嗎?”

趙晨:“他聽到消息比我還要激動。弟弟小五歲,很懂事的,我去很多地方尋找時,他都要跟著我一起去找哥哥!”

民警:“現在您有什么打算呢?”

趙晨:“知道養父母待他很好,我很放心,也很感激。現在,我只希望他一切都好!看到他已經結婚生子,生活幸福,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快樂了。媽媽這里永遠是他的家!”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幸运28是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