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社會趣聞

這位班主任,教五年級小男生寫情書!看完大家都服了

  五年級小學生,跌跌撞撞開始摸到青春期門檻,性別意識萌生,男女生互相開始“嫌棄”。對他們來說,情書是一個敏感又新奇的話題。當五年級孩子寫情書時,老師的第一反應會是什么,指責、沒收還是轉移話題?

  駱倩云是杭州市青藍青華實驗小學的一位班主任。在一個多月前,她帶的503班也出現了“情書”,她不僅沒有遮掩,反而還大大方方點評起來,甚至還教孩子怎么寫好一封“情書”。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原本引起班級風波的“情書”事件,最后還成了促進全班學習的一樁好事。

  五年級性別意識萌生

  男生的“情書”惡作劇掀起班級風波

  那天中午,駱老師像往常一樣查看班級衛生,剛踏進教室,就接到了“集體投訴”——“駱老師,駱老師,張同學他惡作劇寫情書!”一個女生大聲報告。話音剛落,周圍的孩子立即跟著“投訴”,搶著把情書送到駱老師手邊,看來“受害者”不少。

  駱老師看了看這些“情書”,幾張皺巴巴的小紙條,每份的內容都很直白,就只有一句“我喜歡你”。寫情書的孩子頗有“小計謀”,紙條末尾署名分別是班里不同孩子,只可惜熟悉的字跡暴露了身份。

  


  收到情書的同學們判斷出,這一定是小張同學的惡作劇。小張是個比較調皮的男孩,平時總愛闖點小禍。這次因為覺得好玩,他寫了好幾份“情書”,塞進班里幾位同學的抽屜里。雖然惡作劇立刻被識破,但在班里還是引起了風波。

  了解原委后,駱老師明白過來,所謂“情書”只是惡作劇。但看著班里熱鬧的反應,孩子們都在羞澀地竊竊私語、捂嘴嬉笑,她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做點什么。因為對五年級孩子來說,“情書”是個新奇隱秘,又有些難以啟齒的名詞。

  “五年級的孩子其實已經有了性別意識,班里的男女生現在開始會互相‘嫌棄’。比如前幾天下雨,我讓沒帶傘的男女生合撐一把傘,結果男孩寧可淋雨跑出去,也不想和女生一起撐傘。”駱老師繼續舉例,“平時也會有孩子偷偷來告狀,駱老師你知道嗎,我們班誰誰誰喜歡某某某。”

  注意到這點,駱老師也在找合適的契機,想和同學們聊聊青春期的話題。“按照常理出牌,狠狠批評小張,并好好教育全班同學,這樣的做法真的能讓孩子們走出‘情書’的窠臼?”

  


  駱倩云老師

  “我告訴自己淡定,這個年紀的孩子寫情書,應該是單純無意或好奇心使然。如果現在簡單搪塞,以后再遇到類似的事情怎么辦?”駱老師覺得,有必要大大方方講一下“情書”這回事。

  藏著掖著不如大方點評

  這里有個老師教孩子寫“情書”

  藏著掖著,火只會燒得更旺,坦誠布公才是上策。駱老師決定將計就計,先大方欣賞一下孩子寫的情書。“小張,寫情書文筆要求很高,駱老師都不會寫,”駱老師打開情書說,“讓我們先看看,你的文筆怎么樣。”

  班里不少同學都“欣賞”過小張的情書,這回從語文角度分析,立刻找到了一堆“槽點”:

  老師,我覺得小張寫得太肉麻。

  情書寫得太俗氣,沒有水平!

  數也太少,文筆不咋地。

  和駱老師預期的一樣,孩子們紛紛搖頭。

  “小張,情書講究情真意切,就像同學們說的,你的情書恐怕需要重寫了。”此時,孩子們也附和點頭,說到“情書”二字已經不再難以啟齒。

  駱老師接著說,“‘情’有很多種,不光是情侶伴侶的愛慕之情,還可以是對父母的養育之情,同學朋友的友誼之情,兄妹之情……不管你寫的是哪種‘情’,首先你都得表達真實的情感。”

  駱老師以此為教育契機的開端,順便讓小張同學提升寫作水平,鍛煉書寫情況,“請你任選你身邊的老師、父母、同學、朋友其中的4位,向他們表達你最真摯的感情,800字。”

  任務剛布置完,座位上不吭聲的小張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800字對五年級來說,還真是不小的挑戰。當天征得家長同意后,駱老師放學陪著小張,留在教室寫了一個小時的“情書”。

  第二天,駱老師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深情并茂朗讀了小張寫的“情書”。這次情書寫得密密麻麻,寫到了父母和老師。不得不說,小張的確是用心在寫這封信,其中有些細節描寫得很到位——

  您對我說,不要天天留下來做‘留學生’,上課要認真聽講。我訂正完要回家時,您打了個哈欠,我知道您很想睡了,而您卻陪我到這么晚……

  聽到寫給語文老師的這段時,小張居然慢慢低下頭,若有所思。其他孩子聽著,似乎也被打動,臉上的笑容慢慢褪去。其他孩子聽完也給出點評——書寫有待提高,文筆有進步,具有真情實感。小張同學懂得感恩——孩子們點評得很中肯,看來有效果!

  任務升級——分享“情”詩

  一封情書成就了促進學習的好事

  教育到此,孩子們說起“情書”不再遮掩忸怩,這件事貌似可以告一段落。但駱老師的新點子又冒出來了:

  小張雖然調皮,但平時愛看課外書,知識面廣,口才也不錯。不如結合他的優點趁熱打鐵,從寫“情”書過渡到享“情”詩,借此以點觸面,如果能帶動全班學習詩歌的氛圍,那就更妙了。

  “小張,怎么讓你的文筆更上一層樓?”駱老師的問題一出來,底下同學就幫著出主意,“老師幫你想了個方法,你向古人借借智慧,找三首表達情感的詩,下周一請你和全班分享。”

  一聽終于不是書寫的作業,小張立即同意。他還帶著自制的PPT,從詩歌背景、作者生平各個角度,向全班分享了《游子吟》在內的三首“情詩”,底下的孩子聽得很入迷。

  隨后,意外的驚喜也來了,班里的小胖子舉起了肉乎乎的手:“老師,我也想分享詩歌,下次能讓我來嗎?”

  當事人小張分享完這一次還不夠,酷愛歷史的他還問駱老師,“我還想再分享有關各朝代的歷史,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其他的同學也開始毛遂自薦:“自己看過的書籍能和大家分享嗎?”

  大家的注意力慢慢開始轉向學習和閱讀中,漸漸忘記了掀起班級風波的“情書”,而且成就了一件促進學習的好事。在這樣的氛圍下,駱老師組織了每周定期的班級讀書分享、詩歌分享會,每個人至少有一次分享的機會,促使他們看更多的書,并且提供一個展現自我的平臺。

  “成長道路上總會有類似的小插曲,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充滿思想的個體。”駱老師說,“教育孩子的過程很長,我們要多些從容,多些包容,多些溫度,善待孩子成長路上的‘小錯誤’,在他們心中多埋下情感和希望的種子。

  來源:錢江晚報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幸运28是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