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歷史趣聞

辛棄疾怕登高樓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古典詩詞,新鮮解讀】

  辛棄疾《丑奴兒》:辛棄疾怕登高樓的真正原因

  丁啟陣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辛棄疾《丑奴兒·書博山道中壁》

  1

  《丑奴兒》,詞牌名,又名《采桑子》、《羅敷媚歌》、《羅敷媚》。

  這首詞作于辛棄疾閑居帶湖時期(1181—1192)。因為“剛拙自信,年來不為眾人所容”(辛棄疾《論盜賊札子》),淳熙八年(1181)11月,四十二歲的辛棄疾在隆興

  (今江西南昌)知府兼江西安撫使任上被罷去官職,回到帶湖。此后十年,一直在此閑居。不難想象,一個志在用世的壯年漢子,閑居無事的生活是多么的郁悶愁苦。

  2

  詞中所說的愁滋味,當然主要是指因為罷官閑居心中的志向理想無從實現的苦悶。然而,這是一種籠統的說法。辛棄疾作這首詞,應該有其具體的緣由。

  辛棄疾有一組以“博山道中”為標題和三首以《丑奴兒》為詞牌的作品。包括:《清平樂》(獨宿博山王氏庵)、《江神子》(博山道中書王氏壁)、《鷓鴣天》(博山寺作)、《清平樂》(博山道中即事)、《點絳唇》(留博山寺聞光風主人微恙而歸,時春漲斷橋)、《丑奴兒》(書博山道中壁)三首等。

  這些詞應該作于同一時期,且在數日之內。具體情況大致是:當時辛棄疾旅行路過博山(在今江西省廣豐縣洋口鎮青橋村),在當地寺廟(王氏庵、博山寺)借住數日,其間將自己當時所作之詞書寫在寺廟墻壁上。

  這些詞作,不光是詞牌、標題上可以看出來,詞中詞語也有明顯的相通之處。請看:

  《丑奴兒》:尋常中酒扶頭后,歌舞支持。歌舞支持,誰把新詞喚住伊。臨岐也有旁人笑,笑已爭知。笑已爭知,明月樓空燕子飛。

  又:此生自斷天休問,獨倚危樓。獨倚危樓,不信人間別有愁。君來正是眠時節,君且歸休。君且歸休,說與西風一任秋。

  又:近來愁似天來大,誰解相憐,又把愁來做個天。都將今古無窮事,放在愁邊。放在愁邊,卻自移家向酒泉。

  這些詞中,都用了“新詞”和“愁”等詞語,看起來像是一氣吟成的作品。

  可以推測,逗留博山期間,因為某種緣由或者某個人,辛棄疾心中的愁緒被激發起來,詩思泉涌,作了這些詞。至于具體是什么緣由、哪個人,辛棄疾不肯明說,我們也不便猜測。但是,從他《祝英臺近·春思》的“怕上層樓”看,也許跟愛情、跟某個女子有關。《祝英臺近·春思》詞如下:

  寶釵分,桃葉渡,煙柳暗南浦。怕上層樓,十日九風雨。斷腸片片飛紅,都無人管,更誰勸啼鶯聲住。鬢邊覷,應把花卜歸期,才簪又重數。羅帳燈昏,哽咽夢中語。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卻不解帶將愁去。

  上邊詞中“獨宿”、“誰把新詞喚住伊”、“獨倚危樓”、“誰解相憐”等語,似乎也跟離情別緒有關。

  3

  辛棄疾是檃栝前人詩詞的高手,詞中的重要詞語一般都有來歷可尋。

  欲說還休,李清照《鳳凰臺上憶吹簫》:“生怕離愁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

  登高言愁,更是淵源久遠。王璨《登樓賦》:“悲舊鄉之壅隔兮,涕橫墜而弗禁。”杜甫《登樓》:“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

  4

  對事不關己的后世讀者而言,這首詞的好處,主要是講了一個辯證的人情道理:真愁無言。

  少年時代,青春的煩惱,在經歷了許多坎坷的中年人看來,那些煩惱早已無足輕重。當年的登高抒懷,便有了“為賦新詞”的嫌疑。人到中年,坎坷經歷得多了,“識盡愁滋味”,已經不知從何說起,知道說也無謂,一時也說它不盡。于是,便“欲說還休”,最終付諸沉默。“卻道天涼好個秋”,表面上是避實就虛,轉移話題,談論無關緊要的天氣,說了一句廢話,但實際上表達的仍是一個無法破解、天大的“愁”字。

  其實,中年愁緒,仍然不免矯情。

  大概,到了老年,又會發現,“卻道天涼好個秋”,仍然不過是一種“為賦新詞強說愁”的行為吧。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幸运28是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