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歷史趣聞

他要當軍海軍司令 劉伯承大怒:那還是人民海軍嗎?

  1949年4月23日,江蘇泰州城郊白馬廟,一個不起眼的鄉村小鎮,中共第一支海軍部隊,華東海軍“成立大會”在這里召開。

  與會者:三野前委委員張愛萍,三野82師參謀長李進,三野軍工部采購科科長張渭清,三野司令部作戰參謀黃勝天,管理員溫禮芝。還有8名戰士。

  這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誕生之時,解放軍部隊本部系統出身由陸軍轉為海軍的司令部全部人馬。(下轄的部隊當時有蘇北海防縱隊,原劉公島起義時的海軍教導隊)同日,國民黨海軍第二艦隊在在艦隊司令

  林遵少將的指揮下,在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員會組織和協同下,宣布起義。史料稱為該艦隊稱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最初的主要裝備力量和家當,后來的歷史發展也的確如此。

  

林遵(前排中間)


  林遵(前排中間)可事情開始之初,并不是那么如今天所言,一帆風順。

  華東海軍司令部派出李進為代表去接受和改編第二艦隊之時,就碰了個大釘子。張愛萍將軍以后回憶:很困難,林遵不愿和華東海軍合作,還多次說,少管我二艦的事。

  林遵當然有資格這么認為,他是中華歷史上偉大的民族英雄林則徐的侄孫。1924年,畢業于煙臺海軍學校,1928年林遵在馬尾海校畢業,1930年奉派去英國學習海軍,不久轉入英國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 ,1934年,期滿回國。1937年3月以海軍武官身份參加“赴英祝賀英皇喬治六世加冕典禮特使團”赴英,5月,又奉命去德國接收向德國政府訂購的潛艇。任過駐美大使館海軍武官。

  

左一為林遵


  左一為林遵1942年2月,林遵通過林祥光同學介紹,到重慶國防研究院學習軍事科學,1944年畢業,被分配在軍事委員會參謀總長辦公室任海軍參謀。1945年8月,抗戰勝利,受命為中國駐美國大使館海軍上校副武官,同時被臨時調任國民黨海軍駐美國艦隊指揮官,負責率領在古巴的關塔那摩基地進行戰術科目訓練的八艘軍艦的一千名中國海軍官兵回國。

  1946年,他更是率領艦隊收復了西沙和南沙諸島,與中華民族這不可不謂偉功一件。

  

1946年12月15日,林遵等接收人員在太平島舉行升旗典禮并合影留念


  1946年12月15日,林遵等接收人員在太平島舉行升旗典禮并合影留念1948年2月,他被任命為海軍海防第二艦隊司令,駐防長江地區,配合中國國民黨陸軍抵御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下。何去何從,進退兩難。他與上海地下黨員、海軍總司令部新聞處上校專員、《海軍月刊》社社長郭壽生聯系。郭壽生動員他率部起義。他欣然接受,開始積極籌備。1949年2月25日,國民黨海軍“重慶號巡洋艦”在上海吳淞口宣布起義,林遵得到鼓舞和推動,即派親信參謀歐陽晉去找郭壽生,進一步商量起義的具體事項。中共中央社會部通知解放軍第三野戰軍速與聯系,但因故未能聯系上。社會部又改派上海地下黨的林亨元與林遵聯系,傳達中共中央的指示,要求先按兵不動,待解放大軍渡江時,再突然調轉炮口起義。1949年4月20日,國民黨政府拒絕在《和平協定》上簽字,接著桂永清命令林遵的第二艦隊全部集中南京江面,并要林遵23日拂曉前到海軍總司令部報到,接受新任務。

  圖為解放軍第八兵團司令陳士榘(右二)在林遵(右一)陪同下參觀“永綏號”艦“去不去?”林遵猶豫不決,考慮再三,還是去好。他不計個人安危說:“萬一我回不來,就由戴參謀長代理我指揮。起義的計劃不能改變!”當晚率領第二艦隊各艦艇到南京笆斗山江面錨泊待命,自己登岸到總司令部去。桂永清見林遵來很高興,拉著手就說:“總部決定,凡停在南京江面的艦艇,全部都交給你指揮,駛往上海。路遙知馬力,國難見忠臣,這是黨國和蔣總裁對你的信任和重視。”林遵故意面有難色說:“此事關系重大,我恐難承擔,恭請總座坐鎮指揮,我當全力效命。”桂永清鼓勵他好好干,即使最后只剩下一艘軍艦,也要為你請功,呈請任命你為海軍副總司令,并頒授青天白日勛章。林遵裝作勉為其難的樣子,只得回到艦隊。林遵既回,立即發信號,通知各艦艦長和炮艇艇長馬上到旗艦開緊急會議,傳達總部的命令后又說:“我不能盲目聽命而置大家于不顧,我當聽取大家意見,再作最后決定。”很快,分成了兩派,有人主張起義,有人反對。林遵見時機成熟,胸有成竹說:“現在以無記名投票形式決定是否起義?”投票結果,贊成起義的占多數。于是,林遵鄭重宣布:“第二艦隊決定全體起義!”又通過給毛主席的致敬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5軍聯絡部部長張普生拉著林遵的手高興地說:“我代表中國共產黨和第三野戰軍首長歡迎你們,并祝賀你們起義成功。”國民黨獲悉,馬上派6架飛機,對著艦艇狂轟濫炸。林遵指揮各艦反擊。是晚,33軍通知各艦舍艦保人,讓起義官兵全部離艦上岸,安全轉移。5月18日,毛主席復電,稱贊這次起義是“在南京江面上的壯舉”。

  因此林遵率領國民黨第二艦隊起義對新中國海軍建設意義及其重大。也可能因為這個原因,林遵有點自持功高,有點不把解放軍這些“土包子”放在眼里。

  

毛澤東接見林遵一行


  毛澤東接見林遵一行1946年12月15日,林遵等接收人員在太平島舉行升旗典禮并合影留念

  張愛萍將軍回憶中還說到:接收林遵時,他非常傲慢,認為功勞不小。我是誠懇的,還是講兩個跛子共同建設新中國海軍的道理,但他有些不以為然。他堅持說你們是陸軍,沒有文化,不可能當海軍。海軍軍官要高中畢業,水兵也要是個高小學生。對我這個司令也不買賬。

  甚至林遵和劉伯承見面時的談話也不盡如人意。有一次張愛萍帶林遵與劉伯承的談話,談話結束送走林遵后,劉帥說,他是要當我們解放軍的海軍司令啊!張愛萍隨口說,那就讓他當嘛...。劉帥馬上說:那還是人民海軍嗎?!聽得出,劉帥真的不高興了。

  

「說諜」新中國海軍起步非一帆風順,林遵并不配合。內線再立新功


  萬事開頭難,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就在磕磕碰碰中開始了征程,林遵沒多久發表任命為華東海軍第一副司令。

  張愛萍將軍如是回憶:他實在不配合,我只能找別人了。金聲同志介紹,我找了3個人,徐時輔負責訓練,曾國晟負責搞船,盧振乾負責計劃、航海。成立了一個顧問機構,國民黨海軍中將曾以鼎掛帥。注意張老的用詞,這四個人都是國民黨海軍名人。唯獨金聲,原國民黨海軍總司令部辦公廳少將主任用了同志一詞。無他,只因為金聲在解放戰爭時期便加入了中共隱蔽戰線,曾是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員會發展的海軍高級內線。

  金聲,字紫清,浙江紹興三江街道謝慕村人。幼時便有良好的國文素養基礎。18歲進入上海中華書局編輯所當編輯實習生。那個大革命時代的風起云涌,讓青年的金聲同樣熱血澎湃。

  1925年8月,金聲投筆從戎,加入國民黨。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爆發后,離滬南下,投身北伐,加入國民革命軍第一軍,軍旅生涯自此始。

  從中央軍事政治學校受訓,到國民黨嵊縣縣黨部臨時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參加過“八·一三”淞滬抗戰和南京保衛戰,以及后來任浙江抗敵自衛團的總隊長,金聲歷任過各種軍職和地方職務。

  1945年到1946年,就我個人嚼吞歷史材料心得,是國民黨政府執政的分水嶺。一方面,國府包括蔣介石的聲譽曾達到了最高峰。另一方面,接收大員的劣跡讓底層民眾產生了極大的心理逆差。在軍界猶為顯著,在執行命令從摩擦到大打,實事求是的說,作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而在身外,百姓及各民主黨派斥責為不顧民生(與侵略者抗衡了那么多年,國家凋敝,需要重建,再起戰爭)。此段時間,中共的統戰工作及情報收集發展達到了一個高峰。很多國民黨人對于中共,即便還未投門,都已經心有戚戚焉。

  金聲便是其中之一,他開始深入了解中共情況,并逐漸產生了靠攏之意。不僅思想如此,更加之于實踐,與軍中同好好友開始籌備進門禮。

  1948年10月,已被提任為海軍總司令部辦公廳少將主任、第一署署長的金聲坐在干凈豪華的辦公室里,看著墻上那枚高高懸掛的國民黨黨徽,心里想的卻是策反的計劃。

  當時,解放戰爭已經進入戰略決戰階段,蔣介石軍隊已完全處于被動挨打的地位,因此防備工作也更為嚴密。

  經過一番周折,金聲通過好友,《大公報》總主筆宦鄉(1948年入黨、著名報人、首屆政協委員,副秘書長)的介紹,與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員會委員李正文取得了聯系。10月某日晨,金聲攜同海軍總司令桂永清的機要秘書游俠,與隱藏身份的李正文一起在戒備森嚴的國民黨海軍部商討起義計劃。后又在海軍部宿舍,與李正文傾心交談,坦誠相見,并把國民黨的軍事部署材料等許多書面情報交給李正文。

  題外話:

  李正文,左聯成員,33年加入中共,后去前蘇聯受訓。前蘇聯大清洗時入獄五年,40年遣回國內,41年開始奉命擔任共產國際東方部特工,潛伏于重慶和上海活動,老資格情報人員。

  1995年獲得時任俄羅斯總統葉利欽頒發的‘衛國戰爭勝利50周年’勛章。中國有三人獲得此項殊榮,另二人為閻寶航、閻明詩。

  《人民日報》報道了葉利欽總統授予閻寶航、閻明詩,李正文等中國同志“衛國戰爭勝利50周年”紀念獎章的消息,還說“羅高壽大使認為,這兩件事(提前向蘇聯通報德軍進攻蘇聯的準確日期;在蘇軍對日作戰前,提供了關東軍在東北的詳細軍事情報)將載入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戰爭的史冊。”

  李正文此時還正在策反國民黨預備干部局代局長,國民黨預備干部總隊隊長少將賈亦斌。后成功,賈亦斌1949年被發展入黨,1949年4月12日率領被稱為‘太子軍’的國民黨預備干部總隊(國民黨預干局局長蔣經國)4000人起義。

  

「說諜」新中國海軍起步非一帆風順,林遵并不配合。內線再立新功


  李正文,陳蕙瑛夫婦

  游俠,1922年的團員,1925年的中共黨員。曾組織過平陽起義,曾與周恩來夫婦、李立三同一個黨小組。31年上海地下組織遭到破壞,與中央失了聯系。經人介紹到南京,陳立夫聞聽他國學有根底,委托他編寫有關資料。后入國民黨海軍部,得桂永清的賞識,曾為桂整頓海軍起草《告全體官兵書》,桂永清48年冬要求嚴守長江,抵制解放軍進攻的《告全體官兵書》亦出自其手筆。南京解放前夕,他是桂永清的少將秘書,因與中共地下黨聯系上,歸隊。遂為起義將領,任華東海軍委員會秘書。后成為中國佛學界著名人士。

  

「說諜」新中國海軍起步非一帆風順,林遵并不配合。內線再立新功


  一排左一光頭戴眼鏡手插褲兜老者為游俠

  回到本文:在接下去的近半年時間里,金聲和游俠多次為解放軍提供重要軍事情報。而這些情報,都由李正文轉達,及時地送到上海局策委會書記張執一的手中。上海解放后,原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員會書記

  張執一說:解放軍之所以能順利渡過長江,金聲和游俠是有很大功勞的。

  

「說諜」新中國海軍起步非一帆風順,林遵并不配合。內線再立新功


  張執一

  事實上,就在金聲與李正文首次見面的當晚,金聲便安排李正文與他籌備時日的一同起義的國民黨陸軍少將師長李西開見面,并商議:解放軍發起總進攻時,李西開里應外合,用自己的軍隊把解放軍送過長江。遺憾的是,就在等待最佳時間期間,李正文被國民黨特務機關偵知并搜捕,緊急撤離上海,到達北平,單線聯系中斷,結果使得李西開沒有得到策委會的起義命令。

  1949年4月21日子夜,毛澤東和朱德發布《向全國進軍》的命令,所以沒能做到配合解放軍里應外合,只做到了一槍未發便向解放軍繳了槍。

  而由于聯系中斷,金聲也非常著急,怕耽誤了情報,于4月上旬冒著生命危險,毅然渡江,先行起義。

  起義后,金聲便被共產黨派往蘇北泰州市,并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上海、南京解放后,又轉至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野戰軍總部,被副司令員粟裕委派至華東海軍司令部,并當面介紹給海軍司令員張愛萍。

  張愛萍正是為組建華東軍區海軍費思量之時。來了這位前國民黨海軍高級將領,中共地下組織成員,金聲同志,正忙于廣攬人才的張愛萍喜出望外。

  對于見面,金聲以后回憶:

  自己雖然是共產黨的地下工作者,但長期在國民黨海軍工作,多少有點隔閡。而面前的這位共產黨海軍司令兼政委沒有一絲一毫的架子,并且能夠虛心求教,一片真誠,是常人難以做到的。。。沒有對海軍事業的極端熱愛及虛懷若谷的胸懷,是不會如此求賢若渴的。

  金聲詳盡地向張愛萍介紹了國民黨海軍的一些內幕情況。金聲告訴張愛萍將軍,國民黨海軍總司令桂永清撤離上海時,曾動員海軍官兵隨他一起逃往臺灣,但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沒有走,散布在江南各地,特別是在福州還有一部分年事已高,但確懂技術、有經驗的海軍元老,是組建海軍不可多得的人才。

  張愛萍掌握了這些情況后,立即決定了兩條廣招賢士的渠道。一條是從解放軍中選,一條是從原國民黨海軍中招。

  如何從原海軍中招募呢?除地下黨員介紹的外,他首先于6月3日成立了一個原國民黨海軍人員登記辦事處,實際上是一個招募處,孫克驥為處長,陳嘯奮、曾國晟、金聲為副處長;登記處分設于上海、南京、重慶、青島等地。接著,張愛萍又在1949年6月12日的《大公報》上發布招募通告,以表誠意和決心。

  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僅上海就登記錄用了1000多人,其他地方的登記工作也進展順利。登記冊中有國民黨海軍總司令部參謀長,也有具體操艦、有各種專長的校官、尉官和士兵。

  1949年8月7日,金聲在張愛萍帶領下,與林遵、徐明輔、曾國晟等起義海軍高級軍官到達北京,先后受到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國家領導人的接見。

  1949年9月后,金聲任華東海軍司令部研究委員會副主任、行政處副處長等職。1955年后轉到荊州地區擔任地方工作,并聘為湖北省政協委員。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前身華東軍區海軍自此開始了波瀾壯闊的偉大征程。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幸运28是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