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科技趣聞

市值僅為阿里騰訊零頭,百度能否“擺渡”自己?

  2011年3月24日,對于李彥宏及所有百度人來說,必然是個特殊的日子,那一天,百度市值收盤報460.72億美元,超過當時的騰訊、阿里巴巴,奪下了中國互聯網企業市值第一的頭銜,那是屬于百度的高光時刻。

blob.png

  8年之后的百度,市值不進反退。截止2019年5月30日,百度市值395億美元,低于八年前的自己,更遠遠低于騰訊的3900億美元和阿里的3950億美元。

  曾經位列第一,領銜BAT的百度,在錯失移動互聯網機遇之后,每次出招都差強人意,最終,差距與阿里和騰訊越來越大,市值僅為AT的十分之一,且落后于后起之秀螞蟻金服、頭條系、滴滴及美團。

  除與其他企業市值上的直觀對比外,百度的“式微”還表現在各個方面。

  見頂的流量

  5月17日,百度發布了未經審計的2019財年Q1財報。財報顯示,百度第一季度總營收為人民幣241億元(約合35.9億美元),同比增長15%。若不計入此前宣布的資產剝離交易的影響,則百度第一季度營收同比增長21%。但另一方面,百度第一季度的凈虧損達到人民幣3.27億元(約合4900萬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凈利潤為人民幣67億元。據彭博社統計,這是百度在 2005 年上市以來的首個季度虧損。

  受疲軟財報影響,5月17日至25日美股收盤,百度股價持續下跌,日累計跌幅高達26.18%,市值曾一度被京東超越。截至北京時間2019年5月29日收盤,百度股價報114.14美元 ,市值跌破400億至398.77億美元,相較最高點時的超900億美元,市值蒸發超50%。

  至于此次虧損的原因,百度首席財務官余正鈞將其歸“功”于公司在今年年初的那場史無前例的營銷。2019年央視春晚,百度成為了晚會紅包獨家網絡互動平臺。據了解,百度此次春節紅包活動聲勢浩大,一共持續8天,總金額達19億元。

  狂歡背后,付出的是大筆的真金白銀。

  根據財報顯示,百度第一季度的銷售、總務和行政支出為人民幣61億元(約合9.02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93%,主要用于渠道和推廣營銷活動增加,包括在中國農歷新年期間的營銷推廣,以及員工相關支出。

  賠錢的買賣,百度為何要做?結合一下當前的互聯網發展現狀,這個問題其實不難回答。

  經過幾年高速發展,互聯網流量紅利幾乎被收割殆盡,天花板凸顯,流量成本不斷攀升,而對于已經錯失移動互聯網風口的百度來說,影響則更為嚴重。此外,作為百度主營業務且是最大流量入口的搜索廣告業務近年來也在持續走低。

  從營收角度來看,百度一季度的網絡營銷營收為人民幣177億元(約26.3億美元),同比僅增長3%。“百度核心”總營收為人民幣175億元(約26.0億美元),同比增長8%;另一方面,流量的獲取成本卻大幅度提升。數據顯示,百度一季度的流量獲取成本為人民幣32億元(約4.74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41%。

  春晚恰恰就是一個好的契機。作為一年之中全國人民最為關注的活動之一,春晚背后帶來的流量之大已無需多言。據了解,百度當時的紅包活動除了主陣地百度APP以外,還在旗下好看視頻、全民小視頻、百度貼吧、百度極速版、百度網盤、百度地圖、寶寶知道等多個APP引入活動入口。一連串運作之后,效果也頗為顯著。據悉,得益于春晚的營銷活動,2019年第一季度,好看短視頻的日活躍用戶達到2200萬,同比增長768%。

  單從數字來看,好看短視頻增勢喜人,但如果將這數據放在行業里對比,卻是另一番景象。

  根據抖音發布的《2018抖音大數據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抖音國內日活已突破2.5億,與之相比,好看短視頻的2200萬日活差距明顯。此外,好看短視頻在各大應用商店的下載量也遠低于同類型的快手、微視等。好看短視頻尚且如此,百度系另一短視頻產品“全民小視頻”的成績則更為慘淡。

  百度系短視頻的現狀與其起步晚、布局緩慢不無關系。公開資料顯示,好看短視頻和全民小視頻分別于2017年和2018年上線,而彼時抖音已經上線一年有余,并已經擁有了一批忠實用戶。想要從已經成型的頭部平臺手里搶奪用戶,絕非易事。

  錯失的風口

  時隔八年,江湖依然是BAT打下的那個互聯網江湖,百度對標的谷歌已經成為成為市值7500億美元的超級科技公司,而百度卻已經離開舞臺中央很久了。

  5月10日,向海龍在“2019百度聯盟生態合作伙伴大會”上說,互聯網流量紅利放緩,所有企業都在尋找新的突破點,移動互聯網的競爭,已經從過去用戶數量增長的競爭開始轉向精細化服務用戶的競爭,“戶”聯網時代已經來臨。

  5月17日,百度找到了新的突破點:搜索業務核心元老、百度高級副總裁、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離職。據《財經》獨家獲悉,就在近三個月,百度副總裁吳海峰、顧國棟、趙承,以及執行總監孫雯玉均辭職。

  對于向海龍的離去,百度CEO李彥宏僅簡短回復了一句,“我們感謝海龍過去14年的陪伴和貢獻,并祝他未來一切順利。”

  或許在太過執著于收益,之前的百度對其他業務不屑一顧。當時的理由看起來也冠冕堂皇:搜索是互聯網的入口,國外不能沒有谷歌,國內不能沒有百度。

  這樣的底氣,恐怕任誰都無法保持謙卑吧。

  谷歌可能是個例外。為了獲得無盡的流量,谷歌做了地圖、做了瀏覽器、做了郵箱,還嘗試做社交和電商,最終傍上了蘋果的移動互聯網時代,開發出了安卓手機。

  而百度則罔顧了這一切。因為地圖不賺錢、瀏覽器不賺錢、郵箱不賺錢,到了2012年2013年,移動互聯網已然成勢,李彥宏還在大肆宣揚移動互聯網是“舊瓶裝新酒”。

  搜索的入口就在那個時候,漸漸變得不重要了。

  2012年前后被人們稱為移動互聯網的“元年”,多家權威機構的報告顯示,當時手機網民的搜索使用率在使用行為中排名靠前,搜索引擎成為用戶獲取APP的第一入口。彼時百度的推斷是:當人們像使用PC一樣使用手機,那些他們在PC互聯網時代最依賴的應用,也順理成章地往移動互聯網遷移,包括搜索。正是這樣篤定的態度,讓其他企業都在積極擁抱移動互聯網的時候,百度依然專注于其搜索業務,而等到百度發現大勢不妙的時候卻為時已晚。

  由于推斷失誤,讓百度接下來的五年都處于“追逐”的狀態,但一步慢,步步慢,這個PC時代的霸主卻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逐漸掉隊。

  2013年7月,百度宣布以19億美元收購91手機助手,這筆交易也成為當時中國互聯網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收購。百度希望通過押寶移動應用分發來扼住移動互聯網的入口,收復失地。然而事與愿違,當時隨著豌豆莢、360手機助手等第三方應用平臺的崛起,91手機助手的覆蓋率大不如前。據媒體報道,待到2014 年底,多家手機廠商與百度手機助手的預裝合作到期后并不積極續約。

  2015年,O2O大火,從餐飲外賣到電影票務,再到汽車后市場,似乎一切傳統服務都能實現在線交易。這一次,百度似乎并沒有錯過風口。因為早在2014年,百度就完成了對糯米網的全資收購。

  在當時的在線票務市場,曾出現過五強爭霸的格局,糯米網赫然在列,這使得李彥宏十分興奮,并在2015年7月宣布將在3年內對糯米業務追加投資200億人民幣,巨額的投入帶來了明顯的回報,兩年之后,微影、格瓦拉以被收購的方式退出戰局,市場上僅剩貓眼、淘票票、糯米三家,但此時百度卻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2017年初,百度糯米電影宣布已實現盈利,并將退出票補大戰轉型做營銷平臺,回歸百度的最傳統模式,以售賣廣告和營銷產品為主實現盈利。

  百度的主動退出,將在線票務市場留給了老對手AT,截至目前,淘票票與貓眼微影已共同占據了超90%的市場份額。而另一方面,百度糯米的業務發展卻沒有向其預期的方向發展。

  除此之外,在過去的幾年時間里,百度還接連布局了第三方支付、電子商務、O2O外賣業務、音樂流媒體APP、在線游戲等多個領域,但卻皆未激起太大的浪花。

  隨后,百度邀請陸奇加盟,也開始了All in AI的短暫生涯。很快,2018年5月18日,陸奇卸任百度總裁和COO職務,李彥宏說,從未說過All in AI。

  押注AI:不確定的未來

  在無意識或主動地錯過了一眾風口之后,李彥宏終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2017年12月,他在接受美國《連線》雜志采訪時坦承,百度已經錯過了移動互聯網,“在移動時代,我們并沒有什么可以再努力的了”。

  至于如何在落后的情況下彎道超車,百度將寶押在了人工智能上。

  事實上,從2013 年起,百度就開始了人工智能的布局。其先后建立了深度學習實驗室(IDL)、大數據實驗室(BDL)、在硅谷的百度人工智能實驗室(SVAIL),以及增強現實實驗室(ARLab),并建立起百度大腦。據了解,百度大腦擁有四大功能,即語音、圖像、自然語言理解和用戶畫像。

  2017年7月5日,百度舉辦AI開發者大會,首次集中展現了百度AI生態的重要戰略、技術、業務進展和解決方案,大會上重磅發布了對話式人工智能系統DuerOS和自動駕駛Apollo兩大開放平臺,并首次提出All in AI的口號。

  經過數年的努力,百度轉型AI的成果初現。

  2018年11月,李彥宏在百度世界大會上交出了一份頗有亮點的AI成績單:百度的AI技術在智能駕駛、城市交通、制造業、醫療、農業等基礎產業均有布局。

  雖然今年一季度的財報被稱為百度上市以來最糟糕財報,但其中AI業務的數據卻讓人眼前一亮。

  財報顯示,在智能語音操作系統方面,今年一季度,搭載小度助手的智能設備達到2.75億,同比增長279%;語音交互次數達到23.7億次,同比增長817%;自動駕駛方面,Apollo開放平臺在生態與商業化上的發展也較為迅速。今年3月起,百度開始在長沙市測試中國首批自動駕駛出租車。根據2018年北京市自動駕駛車輛道路測試報告顯示,Apollo測試里程是第二名的10倍以上。

  形勢大好,隱憂仍在。

  雖然AI喊了很多年,但不可否認的是,目前市場上的AI硬件仍處于“弱AI”的狀態,其在很多領域的落地尚不明朗。

  就目前來看,百度的AI硬件主要集中體現在智能語音方面,而單在智能音箱的賽道上,就不乏天貓精靈、小米小愛音箱等眾多勁敵。據了解,截止到2017年底,中國就擁有超過2000多家智能音箱廠商,小度能否在眾多對手中脫穎而出,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百度AI的另一重要場景就是無人駕駛,但無人駕駛的商業化目前才剛剛開始,未來發展如何還是個未知數。

  唯一確定的是:AI在未來大有可為,就像新時代的“電”,是未來發展必要的“基礎設施”。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這個“基礎設施”需要有使用場景。阿里騰訊都是先用AI提升自身的業務,然后再想辦法推動“產業互聯網”。單純的AI本身有多大的發展空間?如果你輸出技術,誰來買單?如何來買單?

  比如無人駕駛,必須要依托于汽車存在。而汽車比手機操作系統復雜得多,未來汽車公司是否會采用別人的操作系統?或者,百度是否能轉型成為一個汽車企業?

  AI的未來就好比100年前的電,會改變世界,但并不是電力自己改變的,而是電力賦能了應用。

  而這一點,在傳統的搜索業務里并沒有看到,在新興的業務布局中,也似乎是脫媒運行,并沒有和世界有多么強大的關聯。從O2O到AI,百度的業務越來越超前,但也越來越概念化,但對于真正落地的業務,卻始終看不清楚。

  更重要的一點是:百度過去的“流量”,沒能轉化成為AI需要的“用戶”。如果過來的流量不能對應到一個人的真實身份,沒有綁定信用卡等等,就無法發掘更大的用戶價值,也無法對用戶行為進行分析。騰訊、阿里的飛速發展,包括滴滴、美團、螞蟻金服等崛起,都是因為真實用戶的“數字ID”完備。

  5月10號,向海龍最后的公開演講中提及,百度要把流量聯盟升級成用戶聯盟。但如果沒有用戶的“數字ID”,一切就無從談起。

  目前,百度的AI也沒有深入到這個層面,整個AI只能都是在技術層面——而非應用層面落地。

  今年春節,百度試圖用19億元紅包,讓大家綁定真實用戶,提供“數字ID”。某種程度上,KPI完成的也算漂亮。但是這些用戶領完錢后又逐步歸于沉寂。“把流量聯盟升級成用戶聯盟”,在百度內部都是一個挑戰。如何能把AI從技術到應用層面,這恐怕是百度在下半場需要解決的最大的問題。

  阿里甩開騰訊?

  富人游戲中產陷阱?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幸运28是什么彩票